苏联最后一位元帅亚佐夫去世!多么痛的领悟

亚佐夫在一年之后,也对“新思维”提出质疑,作为国防部长,他无法懂得戈尔巴乔夫的“核兵器无用论”,戈尔巴乔夫的论调是:

在结合国发布苏联单方面裁军是必要的;核兵器已不具备政治应用价值,必需烧毁,这样才干取得美国信赖,一起停止冷战;华沙条约部队不是为战斗而存在的,增强华约联军,反而会刺激北约强化军事力气。

亚佐夫虽然质疑“新思维”,但仍忠诚地履行戈尔巴乔夫的政策。

戈尔巴乔夫与亚佐夫的之间抵触越来越显明,戈尔巴乔夫想撤销总政治部,也就是“部队非政治化”,亚佐夫这时代是非常苦楚的,作为一名布尔什维克,他坚信列宁的军事理论,党怎么可能与部队离开呢?

而苏联的“民主派”,包含部队一些中高层将领也在宣传撤销总政治部,1990年秋天,苏共28大对部队进行了重大改组,总政治部被撤销。

亚佐夫痛斥那些挑唆军民关系的“知识分子”是假冒的民主人士,被解聘的总政治部主任什利亚加更是指出这种做法不道德,是背叛了苏维埃事业。

沙波尼科夫空军元帅却支撑这种做法,响应戈尔巴乔夫的“部队国度化”政策,1991年“819”事件后,沙波尼科夫接替了亚佐夫成为苏联国防部长,他是叶利钦的盟友,全体退出了苏共。

亚佐夫之所有在苏联史上留有一席之地,不是因为有多少军事成绩,而是卷入了819事件。

亚佐夫其实是一位很苦楚的元帅,他一生都是军人,虔诚于党是天然的职责,但戈尔巴乔夫一伙人对党的损坏,他又无能为力,因为亚佐夫又必需遵从他的引导。

819事件

这是苏联解体的最后一幕,也是改写历史最后的机遇,从当时民意来说,有76%大众支撑苏联坚持统一,但“民主派”这时基本不在乎全民公决的成果了。

统一或决裂?双方到摊牌田地,1991年8月18日,“国度紧迫状况委员会”签订声明:戈尔巴乔夫因健康原因无法实行总统职责,国度安全和国民性命财产面临严重要挟,危机四伏,因此,发布全国进入紧迫状况

委员会共有八名成员:

副总统亚纳耶夫。

总理(部长会议主席)帕夫洛夫。

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

克格勃主席克留切科夫。

内务部长普戈。

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

工业结合会主席蒂赞科夫。

农业结合会主席瓦西里。

其实就是一个临时政府,只要戈尔巴乔夫愿意参加,就是正式的政府,但他不愿损坏“民主”。

8月19日清晨四点,莫斯科履行宵禁。

克格勃精锐军队阿尔法突击队包抄了郊外的阿尔汉格尔斯科耶别墅--叶利钦住所,但没有拘捕他。

上午七点,列宁格勒市长索布恰克(普京恩师)、科别茨上将、莫斯科市副市长卢日科夫等叶利钦盟友都赶到了别墅,起划了一份“反声明”,并在10点左右让叶利钦前往国会大厦“捍卫民主”,索布恰克飞往列宁格勒安排。

“国度紧迫状况委员会”居然没有切断叶利钦团体的通信工具,甚至没有把持电台和电视台。于是,“反声明”马上传遍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接洽也没有中止。

中午12点,叶利钦率250名议员组成国会阵地,科别蒋上将则引导一批武装分子组成外围防线捍卫叶利钦。

一度迟疑不决的“国度紧迫状况委员会”才意识到必需武力解决叶利钦,但为时已晚,在之前,克留切科夫还打电话给叶利钦提出一些折中计划想避免军事冲突。

8月20日清晨时分,大厦外产生了些零碎冲突,有三人被打逝世,但不是真正的进攻。

叶利钦他们在增强防御同时,加紧了与美国总统布什的接洽,以求外援。

担负外围防线总指挥的别科茨上将最担忧的是阿尔法军队动用武装直升机进攻大厦。但到了夜间,天空下起大雨,别科茨长出一口吻,他告知叶利钦最危险的袭击难以进行了。

8月21日,局面颠倒,一直不敢进攻的“国度紧迫状况委员会”呈现懂得散迹象,克留切科夫和四名成员下午两点飞往戈尔巴乔夫囚禁地福罗斯,想劝他主持大局。成果,被赶来的俄罗斯副总统鲁茨科伊拘捕,没有被捕的克留切科夫陪伴戈尔巴乔夫飞回莫斯科,别一架飞机则载着被捕成员,下降后关在了伏奴科沃警察局,危机进入尾声。

听起来保守派虽然很无力,但其实如果按原打算,819是个翻盘机遇,而且美国基本不敢军事干预。

早在8月5日,克格勃总部的“安全屋”内就已在磋商打算,包含如何处理戈尔巴乔夫?动用哪些军队?国内外会如何反映?如何把持电台电视台……都一一研讨过,甚至拘捕名单都已经写好。

成果在8月17日最后一次安全屋会议上,亚佐夫与克格勃发生了抵触,克留切科夫因职业习惯谢绝告知他具体打算细节,内务部长普戈也不知道。

大家只有一个冒险式的想法--只要宵禁令一公布,大众就会接收对叶利钦等人的拘捕举动,而没有真正下决心用武力解决。

所以,亚佐夫回到国防部召集会议时,只是描写了国内局面恶化,要莫斯科军区和空降兵做好举动筹备,而且没安排举动打算。

事实上,叶利钦的关押地点定在了郊外的扎维多沃,但在包抄别墅时,履行抓捕义务的维克多.卡尔普欣少将到了凌晨6点还在打电话请示克留切科夫要不要马上履行打算?克留切科夫告知他原地待命。

阿尔法突击队只好眼睁睁看着叶利钦被车接走,前往国会。

亚佐夫和克留切科夫在最后时刻的互不信赖是举动失败要害,而其它人则信任只要部队一出动,叶利钦的支撑者就会被吓跑。

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才想武力解决时,再制定打算已完整来不及。

因此,后来八人被押上法庭时,除了亚纳耶夫强烈批驳戈尔巴乔夫不肯承担捍卫国度义务外,其它七人全体在互相责备。

这件事证明,亚佐夫的确欠缺决断才能,简略说,他对部队的把持力远远不行,他甚至在安全屋会议前,没能解决掉亲叶利钦的空军元帅沙波什尼科夫。

亚佐夫走了,遗嘱也依照他的许诺公之天下:

他在接收《共青团真谛报》采访时说,尽管76%的国民赞成苏联统一,但是戈尔巴乔夫还是导致了国度解体,因为他信任,“国民将会忍下一切”。 戈尔巴乔夫引导这么一个庞杂的国度还是太年青。

叶利钦则是一个寻求名利的人,他想的只是自己。他挑选的一伙人分刮了这个巨大国度最美味的部分。

弗拉基米尔∙普京“引导俄罗斯远离解体深渊”,使部队变成真正的部队。

如果让他可以给总统建议的话,那么他建议总统走中国途径,普京还应当把自然资源国有化,不容许一小撮富人牟取丰富的利润。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亚佐夫元帅只是苏联后期的一位见证人,但不是要害人物。

俄罗斯在向前看,尤其是看清了美国的嘴脸,普京对819参与者都给予礼遇和褒奖,这是对虔诚者的确定。

老兵凋落,亚佐夫尽管才能有限,但不愧是一位真正的爱国者,而且晚年也彻底觉悟过来,他不可能建议普京走美国途径,因为那是一条绝路。

大毛熊就是一部教科书,血的教训,也是一笔无价之宝。

扩大浏览:

疫情面前:WHO说世界应感激中国,美国却看到了制作业回流机遇 | 后沙

蛇血拌饭蝙蝠汤?放过野味,因为我们不是野人 | 后沙

伊朗承认误击乌克兰客机,但这无法转变中东局面 | 后沙中东往事:从波斯到伊朗 | 后沙

周恩来!中国情报战线的艺术巨匠 | 后沙

背景简介:本文2020年2月26日发表于微信大众号 后沙 (苏联最后一位元帅亚佐夫逝世!多么痛的领悟),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义务编纂:杨娜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